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晓薛篇:信仰之名】

余生唯慕泷:

最近学业繁重,内容可能与题目不符,小段子而已,张嘴吃肉,嘘!不要声张……
开车技术不好,小破车一辆……
 
     “道长,今日夜猎捎上我呗,怎么样?”与晓星尘和那个小瞎子相处过一段时间后,薛洋的戒心也渐渐淡了下来。
  
    今晚三人刚吃完饭,见晓星尘拿起桌上的霜华就要朝外面走去,薛洋挑了挑眉,勾起一抹笑容,压低嗓子朝晓星尘喊道。
 
      晓星尘闻言,停了下来,转身朝薛洋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笑道:“那可不行,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哎呀,道长道长,你就带我去嘛!我保证,我不会随便开口的。道长,我只是想帮帮你而已啊,难道道长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吗?”见他如此,薛洋更加铁了心要跟去,他本身就是个邪戾乖张的性子,做事从来只要结果,至于过程,呵,只要能达到目的,那不就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吗?
     
     因此他极其懂得利用自身优势,仗着年纪轻,也不介意扯着晓星尘的袖子开口撒娇,那带着如蜜糖般的甜糯语气,扬起的笑容可爱又稚气,却无端另一旁的阿箐生出一股寒气。
    
     她素来与薛洋不和,如今又感到这股莫名而来的寒气,便敲打着手中的竹竿,语气不信地说道:“道长,你可别听他乱说,我才不信他这么弱的人能帮到道长你什么呢?”
   
        “小瞎子,你说什么?”薛洋松开拉着晓星尘袖子的手,朝阿箐看了过去,虽然面上是不变的笑容,但眸底的暗光却是看得阿箐紧张的吞了吞了口水,正当阿箐想再说什么,晓星尘却开口了,带着他一贯的温柔语气,朝在场有些剑拔弩张的二人笑了笑,“好啦,阿箐,你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要乖乖待在屋里面,可别再到处乱跑了。至于阿洋的话,你若真想与我一同前去夜猎,那我们就出发吧。”
 
        “道长……哼!我去睡觉了!”阿箐听到晓星尘这么说,有些耍性子的用竹竿戳了戳了地面,然后气鼓鼓的持竿离开了……
 
       而薛洋脸上的笑容却是更灿烂了些,舌尖舔了舔两颗尖尖的小虎牙,有些意味不明的眯起双眸,朝晓星尘走去,二人就这么并肩出发了……
    
        ……
 
       一路上,薛洋的确没怎么开口,他跟在晓星尘后面,有些百无聊赖的看着面前的晓星尘用手中霜华斩杀低阶走尸,突然,他的视线像是被某处吸引住了,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前面的晓星尘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其他感官却是极其灵敏,感到薛洋停了下来,晓星尘有些疑惑的开口道:“阿洋,怎么了?你怎么停下来了……”
  
     “没事,我只是……”薛洋还没说完,便见一道虚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近晓星尘,薛洋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一紧,直接脱口而出:“小心!”
     
     可是,却已经晚了一步……

       晓星尘似乎也察觉到了身后的不对劲,但等他想要躲开的时候,却已经被那道虚影缠上了。

       “咳咳……”那虚影缠上他后,晓星尘大骇,正欲召出霜华与之一战,却不料那虚影根本只是声东击西而已,目的却是身后的薛洋!

       “道长……”等身后传来薛洋微弱的呼声,晓星尘心中一悸,直接失声脱口道:“阿洋?!”
  
     这一开口说话,却是给了身上的那道虚影有机可乘,晓星尘目不能视,但薛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那道虚影根本不是什么虚影,它不过是一道粉色的雾气而已,在晓星尘开口之际,便趁机钻进了晓星尘的身体中,薛洋眸光微闪,所幸,他刚才并未被那道雾气袭击,所谓的微弱呼声,不过是不想让晓星尘怀疑他而已……
  
      他化名阿洋,晓星尘没有怀疑,但谁知道日子长了,这个清风明月的晓星尘道长会不会联想到曾经的那个十恶不赦的薛洋小流氓,并因此而怀疑他呢?
   
    才不过几息时间,薛洋的心思却转了好几回了,他神色慌张的跑向晓星尘,紧张的抓住晓星尘道:“道长,你有没有怎么样啊?”
 
       “我……我,没事,只是……”晓星尘有些难受的握紧了手中的霜华,朝薛洋露出了一个安慰性的笑容,“阿洋,你扶我到刚才的那处山洞去坐着吧。”
  
      “好。”薛洋扶起有些不对劲的晓星尘,心下却不以为然,那道雾气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呵,晓道长啊,你就自己一个人慢慢享受吧……薛洋眸底闪烁着愉悦的光芒,却没有发觉身旁晓星尘的喘息渐渐粗重……

      当然,我们的故事,也正式步入主题啦……
(看评论链接吧,小破车一辆,哈哈)


     

评论

热度(59)

  1. s神木木木余生唯慕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