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晓薛)霜降贺文

皖子:

           “晓星尘先生,这是您的快递,请签收。”  “谢谢。” 晓星尘接过快递员手中的身形较为庞大的快递,搬进了客厅。
             不出晓星尘所料,是降灾寄的。想起降灾,晓星尘嘴角微微泛起一抹浅笑。晓星尘刚认识降灾时,认为他是一个正经的画家,熟悉后才发现,他就是个爱吃糖的孩子。
             这次降灾寄过来的画,名为《草木》,画上则是一位黑衣少年坐在棺材旁边,棺材中躺着一位眼覆白绫的道长。虽然只是一幅画,晓星尘却在黑衣少年的眼中感受到了十分深沉却又隐晦的爱意。
              忽然,一股来自未知的力量冲击着他的大脑,他的脑海中闪过一段段的记忆,他看着黑衣少年对盲眼道长撒娇要糖,看着黑衣少年一脸花痴地看着盲眼道长做饭时忙碌的背影,看着黑衣少年半夜悄悄地挤上盲眼道长的床,缩进他的怀里......
               这一切看来都是如此幸福,却又是那么的残忍,他看着黑衣少年给嘲笑盲眼道长的村民下毒,割掉他们的舌头,欺骗盲眼道长将他们杀去,看着盲眼道长的剑刺入黑衣少年腹中,而少年却忍着疼痛,依旧不露出丝毫痛苦的表情,看着盲眼道长在黑衣少年的面前横剑自刎,黑衣少年的眼眶微微的红了,看着黑衣少年在得知盲眼道长死透后,像个疯子一样去寻找锁灵囊,看着黑衣少年装成盲眼道长的模样,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神态都像极了那位盲眼道长,直到他看着黑衣少年被砍断一臂,手掌中仅仅攥着的发黑的破碎饴糖,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泪水止不住的流,顺着侧颈流进衣服里,衬衫的领子已经湿透了。当晓星尘回过神时,他忽然觉得房子里的气氛充满着压抑,逼得他喘不过气。晓星尘把眼泪擦了擦,穿上一件外套,就出门了。
                    许是因为哭了很久的原因,晓星尘的唇看起来有些干裂,他舔了舔嘴唇,唇上沾满了泪水的咸味,他看不清记忆中的脸听不清他们的话,却能通过举动,知道那位黑衣少年似乎并不喜欢咸味,他喜欢吃糖,和降灾一样。
                     也许是想的过于入神,晓星尘并没有看到前面即将与他撞上的少年,而少年似乎也并没有看到。“嘭!”少年成功撞在了晓星尘的身上,他手里抱着的美术书也都掉在了地上。“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没看到,您没事吧?”少年急急忙忙的说,“没事,”晓星尘抬头正好撞入少年黑色的眼眸,捡起少年掉落在地上的美术书,情不自禁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少年接过晓星尘递过来的美术书,笑着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我叫薛洋。”




End.

                  
迟来的霜降贺文,不造你们看不看得懂...

评论

热度(52)

  1. s神木木木皮皮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