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泰辰泰』来一碗麻辣烫吗

南风知我意:

攻受无差。
深夜激情短打。
就是想写一首关于爱和美食的颂歌。
我有病。


*泰辰*


*
阿泰很烦。
此时此刻。
因为他饿了。


零食吃光了。
现在这个点叫外卖也不现实。
队友都睡了。
连那个大声嚷嚷着要通宵的小屁孩都睡了。


于是他只好把手机重新打开。
翻一翻看看朋友圈里这个点还有没有活人。


发现那里有个红点。
朋友圈那一行选项头像显示的是辰鬼。
他点开。


第一条就是辰鬼两分钟之前的一张图片。
漆黑的街道两旁是微弱的路灯的光。
白天的熙熙攘攘和车水马龙此刻都化作万般沉寂。


配字:想吃东西。饿。


他赶紧去好友列表里找人。


一分钟后还在大街上游荡的辰鬼收到了一条来自[猪]AT的信息:你在上海吗鬼哥!


他撇撇嘴。
有事情就想起我了。
大猪蹄子。


回复:在呀。干哈?


[猪]AT:吃宵夜吗鬼哥!


回复:吃啥?


[猪]AT:……不知道。要不我先出来找你?


回复:哦。


顺手发给对方一个定位。
他沿着街随便找了个高一点的花箕坐下来。


等那个大猪蹄子来找他。


**
大猪蹄子拿着手机觉得有点方。


他路痴。
以往都有人领着他,搁前边给他带路。


突然没有人告诉他怎么走了,他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只好给辰鬼发语音:鬼哥,那啥,我,我迷路了呀。


辰鬼回了他一段语音。
五秒。
就叹了一声气。


然后就结束了。


过了几秒那边又来一段语音:你把定位发给我,我去找你。


阿泰就老老实实发起了一个共享实时位置。


辰鬼找到阿泰没花多长时间。
那个花箕离阿泰现在那个俱乐部不太远。
他对这附近也算了如指掌。


绕了两条街就找到了人。


远远就看见了阿泰站在人家店门口的台阶上低着头划手机。
半边肩膀耷拉着。
像街头的小混混一样。


他喊了声,阿泰!


然后看见那个人整个人剧烈的晃了一下。
立马站直了。


跟个受罚的小学生一样。


辰鬼又要忍不住撇嘴。
大猪蹄子。
这么怕我干啥。


“去吃宵夜啊泰神。我知道附近有家开到很晚的宵夜店面。里面的东西贼好吃!”


阿泰就乖乖跟他走了。


***
辰鬼在阿泰心里,向来都是个比他只小四个月但是心智大了他四年都不止的小可爱。


阿泰第一次见到辰鬼就说,世界上为啥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哥哥。
白就算了,他还高。
腿长就算了,讲话还软软的。
像个刚出蒸笼的白面馒头。


还带着热乎气儿。


很熟了之后才发现辰鬼心里装着很多心事。


阿泰就不懂这种心事。
他的心事除了吃就是打比赛。
有人说他纯粹。
辰鬼嫌弃他缺心眼。


感觉是不是跟辰鬼待太久了,阿泰突然发现自己也有一点心事重重的。
七杀看着他,“大哥,你好好的跑什么神呢搁这儿?”


他:“……被某个人传染了。”


辰鬼有时候不太爱说自己的难事。
拖米有次喝醉了,一直拉着辰鬼那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
后来拖米说得嗓子都沙了,辰鬼就只是笑笑。
多了一个字都没说。


阿泰就知道,辰鬼不太想说。


于是辰鬼有时候满脸心事,阿泰再怎么抓心挠肺的好奇,他也不会问。


辰鬼不希望的,他都不会做。


但,要不怎么说,辰鬼嫌弃这个人缺心眼儿呢。


就好比,这个时候。
阿泰应该好奇,辰鬼为什么会对他俱乐部周边这么熟悉。
也应该好奇,为什么辰鬼大半夜了还在他俱乐部附近晃悠。


如果他问,辰鬼就会告诉他。
结果他愣是死死把嘴捂住了。


辰鬼本来还是想说出来的。
比如说,想着要不过来看看你。


结果现在只能嫌弃阿泰是真的缺心眼。


****
辰鬼带阿泰去吃的麻辣烫。


那是一家深夜小食堂。
风格很像日本那个深夜食堂漫画里的食堂。


老板是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小的女孩子。
扎着双马尾。
冲他俩甜甜的笑。


阿泰看着菜单上琳琅满目的食物分类,眼珠子都恨不得贴到菜单上面去。


辰鬼感觉现在有一张表情包很符合心境。


[丢人.jpg]


“陈顺吉你是没吃饭还是怎么的……你这得饿了多久才能饿成这个样啊?”


“鬼哥你不懂。这是人类对于美食的正常渴望。”


勾完麻辣烫的主食以后,阿泰还勾了一份鸡翅,两份薯条,一碟凉拌牛肉,一碗凉皮。


辰鬼看着他不停打钩的时候眼角都在抖。
这个玩意儿是真的丢人。


麻辣烫上来的时候阿泰连烫都不顾了呲溜呲溜就开始进食。
汤汁溅了好几滴在脸上,嘴巴一圈金色的油。
室内暖黄色的灯光落在这个人脸上,看起来就如同长了一圈金黄色的胡茬。


明明眼眶还有黑眼圈呢。
头发也跟个鸡窝一样。
我到底喜欢这个人什么啊……
辰鬼托着下巴。


可是这个人啊,他大概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吧。
说好了要减肥,但还是忍不住半夜爬起来找零食吃。
为此还要偷偷把零食藏在某些角落。


吃东西的时候比平常不知道乖巧了多少。
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就埋头吃。
也不看手机。
临了还要把碗端起来把汤喝干净。


纯粹又缺心眼的这个人啊。


可于我而言,世界上动人的仅有你而已。


*****
“啊。好喜欢和鬼哥一起出来吃东西啊,这家的东西也好好吃。鬼哥,以后还能和你一起来这里吃宵夜吗?”


门口的灯光和月色底下,站在他对面那个人的眼睛却仿佛会自动发光。


******
阿泰跟辰鬼处了差不多有蛮长一段时间的暧昧期。


他们俩都没有点破。
保持着彼此都心知肚明的状态。


一开始只是两个人偶尔碰面会黏黏糊糊的。
但两个人都不太清楚。
就像白开水里搅作一团的面粉糊。


黏糊还难受。


有天辰鬼正好搁阿泰旁边玩游戏。
阿泰来了个电话,也没有避着他,他看他摁了免提,里面有个女声传出来。


“我们两个分手吧。”


阿泰闷闷地嗯了一声。
电话就挂了。


那天整个下午阿泰都没有在专心玩游戏。
他本来还想打个匹配,被辰鬼强行给他摁了退出。


“你这个状态打匹配会被举报封号的朋友。”


“……哦。”
他就垂着头去打人机了。
手指点一下又停一下。


辰鬼实在憋不住了:“你跟你女朋友什么情况?你都不挽留一下人家?”


“不想。没什么情况,她觉得我这个状态生活不稳定所以分手了。”


辰鬼稍微的顿住了。
他分手的时候女朋友用的也是同样的理由。


也没啥能安慰的了。
他就拍了拍对方的背。
“我带你去吃饭吧。我请客。”


那天以后他俩就真正属于暧昧期了。


时不时私下碰个面吃饭或者出去玩。
就是不发朋友圈而已。
所以别人也就不知道他俩去玩了。


阿泰心智特别像个三岁小孩。
跟辰鬼一起的时候,就总爱往辰鬼身上黏。
有次瓶子也在。
看阿泰把头搁在辰鬼肩膀上,忍不住啧啧啧,“阿泰你是属树袋熊的吗?大热天的你也不嫌黏乎?”


阿泰跟只小龙虾一样。
理都不理他。


俩人都一直单着身。
谁也不提。
别人问起,也不回答。
然后就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


结果那天晚上辰鬼觉得自己应该是脑子抽了一下。


也许是他潜意识里不想再跟阿泰含糊不清的继续暧昧下去了。
他想有个结果。
想月亮能从云层后面出来,露出笑脸。


所以他说:“阿泰。咱俩终究那层窗户纸要捅破的。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了,你会不会想我?”


阿泰很严肃。
“想。”


他又问:“那你想跟我在一起吗?”


阿泰没像上个问题一样迅速。
他迟疑了。


辰鬼叹口气,借着身高优势去薅了一把对方的鸡窝头。


“你要是想和我在一起了,就约我去吃麻辣烫吧。我总还是会等你的。不管多久。”



*******
阿泰一开始并不喜欢麻辣烫。
他比较喜欢吃烤串。


可有一天晚上,辰鬼给他带了一碗便利店里的关东煮,他就开始喜欢上吃这种有点汤汤水水的食物。


热切又浓厚的温情。


他把头搁在辰鬼肩膀的时候,也感觉自己在吃麻辣烫。
脸仿佛要烧起来。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下一秒就要叫嚣着冲出胸腔去到下巴正靠着的人手里。
那样温暖的爱意。


所以啊,阿泰有个秘密。


他是因为后来爱上了辰鬼,才开始喜欢吃麻辣烫这种东西的。


********
辰鬼接了个电话就下播了。


弹幕一圈圈的全都是“鬼哥要去约会吗”。


辰鬼把外套披起来的时候嘴角和眼角都带着些许得意。


哼。
可不是嘛。
我当然是去约会的。


可走到了楼下他也跟着犹豫了。
仿佛那天阿泰的迟疑。


辰鬼觉得自己应该有一点明白阿泰的感觉了。
大概是惊喜太过突然,所以忍不住迟疑,想让自己能够有机会缓冲一波?


这样想着,他最后还是出了门。


阿泰正裹着围巾。
包的严严实实,整个头只剩下一双眼睛。


他过去把人的围巾从脸上摘下来,重新给他围了一圈。


然后他就被抱住了。


“我们去吃那天晚上那碗麻辣烫吧鬼哥?”

评论

热度(70)

  1. s神木木木我是爱吃鲱鱼罐头的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