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晓薛】快亲我一下

卞辞:

〔快亲我一下吧 又名 为何〕


短 HE


答应朋友的霜降贺文


迟了一天


文笔渣


[我叫薛洋,我死了,成了一只孤魂野鬼,这让我很不服气]


[夷陵老祖死了之后招魂招了十三年]


[我呢!!我好歹复制了阴虎符好吗?还杀了那么多人,都没人在乎我吗?]


[不!怕!我!夺!舍!吗!]


[哼!]


[所以,我只从十恶不赦的人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吗?连献舍的人都没了???寂寞啊]


[还有那个晓星尘,亏本厉鬼邪神曾经花了八年想复活他,还!是!没!活!唉,估计他活了会招我的魂吧,招过去打散,好让我不在祸害人间]


[不知为何,有点伤心呢]


[...好想他,想吃糖...]


[真的好羡慕魏无羡啊...]


[诶,我操,遇到魏无羡了...还有...拿琴出来的...蓝忘机!!!]


[不行...快跑......没跑成]


[我真的冤啊!!!!!我还什么都没做...你抓我干嘛TAT...]


“尔乃何人”


[我!就!不!开!口!诶,不是,这咋控制不住自己嘞???]


就在蓝忘机准备问下个问题时,就听到那鬼开口了。


“薛洋”[老熟人啦,放我一马吧]


“他说什么?”


[所以,魏无羡也不会问灵吗?突然开心]


“他说他说薛洋”[我!薛洋!坐不改名,立不改姓!]


“会不会是同名?你在确定看看”[不是不是不是]


“表字为何?”[你咋不问“为何人所杀”“我好回答蓝忘机呀”]


“成美”[这嘴怎么就听别人的话呢?]


“......”


“是他吗?”[怎么有一点小心翼翼的感jio]


“是,带走吧”


“好,师叔找他也找的辛苦。”[师叔?晓星尘?]


[喂喂,三思啊,你都弄死我的人了,还不放过我的魂吗?朋友!!]


........


[原来锁灵囊里这么黑的吗?道长在里面呆了八年会不会怕?]


[也对,他怕的应该是出来见到我吧,也不知道他还找我干什么?]


[亏我都喜欢他八九年了]


.......


[为什么鬼不能睡觉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无聊啊!]


.......


[嘶,好亮]


[道,道长?]


“师叔,我把他找来了,你的躯壳也修复的差不多了吧?一会我把法子写给你....”


[什么躯壳?我不是把道长的躯壳保存的好好的吗?为什么道长复活了?.....他是在找我吗?]


“多谢了”晓星尘话不多,说完有转回去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薛洋了,他回头张望了一眼,似乎在找“薛洋”在哪,这时,站在他身后的薛洋才发现,那双本来缠紧白布的双眼,又恢复了神采奕奕。


“你在吗,阿洋?”晓星尘依然用那温柔如风的语气说话,却好似火烧的薛洋双眼通红,但不掉下一滴泪来。魏无羡很识趣的留下复活人的方法就出去了。


[我在...我在啊,道长....]可惜晓星尘听不见


晓星尘起身去照着魏无羡的方法去画阵了,因为之前已经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所以只不过一柱香的时间,晓星尘就已经准备完毕了。


“阿洋,你站进来。”


[我进去??好吧]


[....道!道长你干什么!]


薛洋站进了法阵之后,晓星尘看见了隐约出现的透明的薛洋。


突然,他笑了笑,走到床边,俯下身凑近床上的尸体薛洋,轻柔的吻落在了薛洋唇上,是连鬼都感到了的滚烫。


“阿洋,复活需要你强烈的想活过来的念头,你可以就当为了我,再活这一次吗?”


[本来就是为了你啊]



.......


薛洋再睁开眼时,看见的是猛吐一口血的晓星尘。


“道长!”[为什么我动不了!]


“无事,没有性命之忧,不过是把积留多日的一口瘀血吐出来了而已,这是好事。”晓星尘对着不同的人,话也多了起来


“那道长,我都为你活过来了,能不能快亲我一下呀。”


于是薛洋收获了一个清凉却烧得他滚烫的吻。


味道亦如那颗他念了八年的糖。



注意查收 @咸鱼老三

评论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