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晓薛]万千花开

冷风中碰杯:

·ooc系列




·原著剧情向




·私设晓星尘复活眼睛完好




·食用愉快






那是种很不可思议的花,只开放一枝或一串,谁也不知道是什么。




当它完全开放时,全部的树枝全部的花朵,才让人们意识到[原来是樱花啊。]




还有在樱花树下酣醉的人们。










“晓星尘!”独属于少年清亮的嗓音响起,晓星尘手中一个剑式未收,接着就感受到迎面扑来一个东西,赶快用手去接,沉甸甸的“这是? 桃花酿? ”




“对,新酿的,不烈。道长,我们去喝酒吧!”少年拿出一对酒盅,朝着他们门前的樱花树下走去。




“嗯,好。”




把剑收起,晓星尘看着树下那人,竟发觉那棵樱花树开的已经十分茂盛了。




薛洋看着晓星尘磨磨蹭蹭的,开口催促“道长,你快点,我等不及!”




“知晓了。”晓星尘把酒放下,对着少年嘱咐道“阿洋,以后不要在我练剑时丢东西过来了,刀剑无眼,万一伤着你怎么办?”




薛洋随口应了几声,然后赶快开了酒封,倒了两杯给自己和晓星尘。




晓星尘喝了酒倒是不醉,可是他脸上红红的,看的薛洋心里痒痒的。




“道长。”




“何事?”




“你可知为什么酒不醉人人自醉吗?”




“为何?”




“因为让我沉醉的不仅是这酒,还有这樱花和你。”




这下晓星尘不光脸红了,耳朵尖也是红红的。




酒不醉人人自醉。




你是这世间最令人沉醉的风景。










这天晓星尘正在收拾屋子,然后就听到一句




“星尘。”




转过身看到很久不见的挚友,晓星尘笑了。




买完菜的薛洋刚回家就看到了一个不速之客——宋岚。




看着晓星尘和宋岚交谈甚欢的样子,薛洋怎么看怎么不爽。




和晓星尘打了招呼后就进了厨房开始做饭,然后把菜切的叭叭响。




晓星尘有些无奈的对着宋岚笑笑,让他不要介意。




宋岚表示理解。




看着宋岚有点想开口说什么的样子晓星尘善解人意的问:“子琛,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晓星尘知道以宋岚的性格绝不可能是光来探望他的,应该是有什么大事。




被晓星尘看破了心思,宋岚也不好再瞒下去:“星尘,这次来我是想请你帮忙的。”




晓星尘和宋岚走在路上,回想着宋岚刚刚说的话。




白雪观西边有个村子里出了个魔物,很是棘手,这次来是专程请晓星尘帮忙的。




至于薛洋为什么不跟着,薛洋说:“你们俩大男人武功这么好,还怕什么啊!死不了的。去吧去吧。”




其实薛洋是不想看到他们俩在一起的样子,眼不见心不烦,就没有闹着跟着去。




而据宋岚说那魔物很棘手,虽说只要不攻击它便不会伤人,可它会分泌一种能使人意识混乱的香气让人出现幻觉,这就是麻烦之处。




二人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目的地。




“到了。”宋岚指着面前的一棵树对着晓星尘说。




“这是桃花树?”




“嗯。”




说话时宋岚抽出了剑迎面而上,他的身手很好,一招一击都是致命的。




可渐渐的晓星尘发现了端倪。




宋岚并没有朝着那魔物的本体而去,四处攻击的都是它的边缘。




为什么是这样?按照宋岚的身手这魔物的攻击应该是不在话下。为何要浪费时间呢?




朝着树干一砍就好了。




晓星尘抽出了霜华,向前奔去,对着树干准备砍下去。




“晓星尘,不要靠近那棵树!”宋岚朝着晓星尘吼道。




为何?




[道长,你要杀了我吗?]




树干的中间突然出现了薛洋的脸,笑嘻嘻的看着他。




“阿洋?”




“噗。”就在晓星尘愣神时,那魔物的枝干就穿过了晓星尘的腰侧,晓星尘跌落在地。




“星尘,没事吧。”宋岚赶快奔过来检查晓星尘的伤势。




“子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晓星尘仍旧跪在地上,腰部的血滴滴答答落了下来。




宋岚皱了皱眉,解释道:“那个魔物为了保护自己会产生一种制造幻觉的毒物,最糟糕的是,它会让人看到他一生最想保护的人的幻觉。”




原来是这样吗?那这一切都说的通了,那子琛应该是看到白雪观的人了吧,所以才犹豫不决了吗?让他杀死自己的同门很残酷吧。




那自己呢?




那个少年就坐在花中央笑嘻嘻的叫着他道长。




自己该怎样做?




“他”就在那里,这是事实。是内心的幻觉所生 那是虚假的,是无力感。




晓星尘从地上站了起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朝着魔物走去。




[道长,晓星尘你你会杀了我吗?]




那个“少年”伸出手抚上了晓星尘的脸庞,语气甜腻腻的。




下一秒就感受到有什么东西穿过了“他”的身体,不可置信的低头一把剑从他的腹部穿过。




“为什么?” “少年”问着,一口鲜血喷在晓星尘脸上。




“因为,我爱你。”




“骗人。”




万千的花朵落下,“少年”这么掩藏在花朵中再也找不到了。




晓星尘静静地站在原地保持着插剑的姿势,看着已经现场原型的桃花妖,不知在想些什么。




“星尘?”见挚友呆愣在哪儿,宋岚问他:“可以什么不对?”




“没有,已经死了。”




死了?究竟是谁死了?




少年吗?




腰部刚刚被那魔物打伤,再加上心神不稳,晓星尘终于撑不住摔在了地上。




阿洋......










义城义庄内




“晓星尘,你是傻子吗?!不知道看着点你自己?受伤了还要老子伺候你,麻烦死了。”薛洋正在帮晓星尘换纱布,看着他腰部的伤口,说不心疼是假的:“还有,那个宋冰块是干什么的!怎么能让你受了伤,果然一点用都没有。”




薛洋毫不留情的骂着宋岚,半响都没有听到晓星尘反驳他,觉得有点奇怪,抬起头就发现晓星尘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刚刚说话太过分了?惹他生气了?




敏锐的感觉到晓星尘有点不对劲,薛洋小心翼翼的叫着他:“晓星尘?”




下一秒,晓星尘突然不顾伤口把他拉进怀里,紧紧抱着他,真切的感受着薛洋身上的温度。




是暖的,活的。




“晓星尘?”




薛洋试探着叫着他却没有听到回复。




晓星尘把头埋进薛洋颈侧,嗅着属于他的气息,心里渐渐平静了下来。




就在薛洋因为他睡着时,就听到晓星尘哑着嗓子问:“薛洋。如果有一天...我亲手......杀了...你..我该怎么办?”




杀了自己?呵~




“嗤,晓星尘,你在那里感慨个什么劲啊?!我告诉你吧,如果有一天你亲手杀了我,放心,在那之前我一定也会拼命拿着剑把它插入你的心脏里。我死也会拉你下水的。”薛洋语气平静,仿佛在说十分普通的事:“晓星尘,你不可能会好好活在这世上的,你只能同我一块。我们只能在一起,无论何时。”




晓星尘愣住了,随后莞尔一笑,也对,像薛洋这种人,至死都会拉一个人垫背的,他到底在担心个什么啊。




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在一起。




“行了,你乖乖躺着吧。你薛爷爷给你做饭去。”




“嗯。”










呵,晓星尘,你要知道,我死了,你也不可能独活。




我是很自私的,自私到不愿把你的美好分享给世人。




那就拥有定格吧,在你我死亡的瞬间。




最美。




如果我们在一起的结局注定是悲剧,那结果由我来告诉你。




我们俩的墓碑相邻。




所以,无论如何,我们死都会在一起。




别想逃了。










“道长,道长,快点!樱花开了,我们去喝酒吧!”




“好。”




那棵樱花树下,有位少年和一位道人,他们饮着酒,相视而笑。




岁月静好。




一起去看樱花宴吧?










end



评论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