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晓薛】晓星尘和薛洋的小脾气

侨思꦳꦳:

•多ooc我就不说了

天呐 我到底在写什么沙雕文 emmm

懒癌晚期

啊啊啊谁来治好我懒惰的毛笔?_?




   晓星尘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生气。




   几乎没有人有人能看到晓星尘发脾气,薛洋也没有看见过,不过晓星尘每天都在闹小脾气,,只是没有人发现,就连晓星尘自己也没有发现。




   例如,今天薛洋早上上学的时候沿路买了三个包子,其中一个竟然是带给金光瑶的,晓星尘看在眼里,却只是默默低下头写作业,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第二天,晓星尘一个人吃了三个包子。




   例如,上午的时候,薛洋竟然没有问他借作业抄,而是问一个长的乖巧的女生兼学习委员借了语文作业,第二天,作为班长的晓星尘在改作业的时候没忍住拿给学习委员多扣了点了分数,美名其曰:字写得不好看,可谁都知道学习委员可是班级书法大赛的第一名。




   例如,中午的时候,薛洋竟然在晓星尘和金光瑶之间将碗里的肉夹给了金光瑶,笑嘻嘻道“小矮子,多补补”,但薛洋没有注意到当晚晓星尘便做了满满一大盘炒肉丝,一个人吃的津津有味,害的薛洋还以为晓星尘改了胃口,不过金光瑶心里明镜似儿的清楚薛洋夹肉给他是在暗讽他多吃肉好长个子。




   例如,下午的时候,薛洋在睡觉的时候脸没有朝着他,而是朝着对面的体委,第二天,薛洋便一连懵逼的被老师调到了前面一排,晓星尘也默默收拾了东西坐在了薛洋旁边,看着薛洋睡的迷迷糊糊的侧脸心里暗感到满足。




   例如,晚上放学的时候,薛洋熟练的的从金光瑶兜里摸出一颗糖往嘴里丢的时候,第二天,薛洋便发现晓星尘的衣兜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糖果,晓星尘顺手掏出一颗塞到薛洋嘴里“以后只许吃我的糖”




   薛洋这才明白,原来晓星尘这是押醋了,不过薛洋的处理方法可就十分直接了当了。




   如果,晓星尘沿路买的包子是给别人的,薛洋绝对要那个人把吃进去的包子吐出来,吐不出来的那就打出来。




   如果晓星尘写完的作业是给别人抄的,薛洋绝对要那个人把作业撕了,不撕的那就让他抄个够。




   如果晓星尘中午打的饭敢给别人夹肉,那薛洋绝对要那个人再也不敢吃肉。




   如果晓星尘敢盯着别人看,那薛洋绝对要把那个人眼珠子挖出来。




   如果晓星尘敢给别人糖吃,那薛洋绝对会扯着晓星尘的衣袖子喊分手。




   晓星尘听着薛洋掰着手指头数着这些事儿,不由得笑出了声。




   薛洋自以为恶狠狠的威胁道“包子,作业,肉可以不是我一个人的,糖必须只是我一个人的,不然就……”




   薛洋话还未说完,晓星尘便打断了他“包子,作业,肉,糖都是你的,我也不看别人,不过你必须是我的。”



评论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