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神木木木

只是想收藏的yo~

《闭嘴,爱吧!》【泰辰\辰泰 架空】

黑择明:

【篮球队员设定】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泰神被我写成了话很少的美男子……你们别笑】


【你们的黑带着小甜文回来啦…】


——————————————————————————————


《闭嘴,爱吧!》


上海的夏天总是这么恼人,空气里的燥热挥散不去,化成水粘腻腻的贴在身上。这种出去走走都会汗流浃背的天气,临海的那块小球场依旧响着清脆的拍球声。


阿泰打了一轮下来擦汗,怎么也晒不黑的、令女孩子都嫉妒的白皮肤上挂着汗珠,顺着下颌流向锁骨,浸湿胸前的衣料。少年特有的青春气息毫无保留的扑面而来。


明明是这么性感的一个人,偏偏脸上总挂着淡漠疏离的一种表情


炎炎夏日只有他眼里蕴藏凉意


毛巾碰到眼眶,阿泰有一瞬间的晃神


已经消肿很久了,可一碰,下意识的觉得胀痛的感觉依然在


那是与别的队交手时,留下的伤痕


 


 


记忆的时间是刚结束的全国大赛


那天的比赛拼了命的赢下来,下场的时候整个人已然虚脱


 


阿泰第一次在球场上感到力不从心


 


比赛的焦灼过后是久违的放松,耐着性子强忍着困意跟队友出去聚餐玩闹,,回来住处时已经差不多意识恍惚了


阿泰的小小洁癖让他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简单冲了个澡,头发也没吹就直直倒在床上


气愤的是在坠入睡眠的前一秒手机响了


一般这时候拿过手机狠狠摔掉的人才是阿泰


可那天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拿过手机还撑开眼看了眼屏幕


 


陌生的号码


 


按下接通键:“喂……”


“你好,是阿泰吗?我是辰鬼。”


后来阿泰再想起这一天,只觉得电话那头的辰鬼大概有魔力,让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接到他的电话,连错过都没办法


“辰鬼……?”带着浓浓的鼻音


“啊…是已经睡了吗?这个时候打来…抱歉抱歉。”那边辰鬼的声音带着点愧疚,不自觉放低的声音深夜时分听来也有一丝温柔


 


阿泰居然对这声音很迷恋


 


“还没……不过快了,”坐起身甩甩头,“有事?”


“啊,也没什么大事,白天的时候教练组织看了你们的比赛。真的很精彩。”辰鬼的声音带笑,很愉悦似的


阿泰感觉很奇妙,这种被自认为是死对头的人夸奖的感觉


算满足?好像是有一点


 


没说话,接着听下去


 


“你的眼睛还好吗?看的时候我们都倒吸一口冷气。”


被他提醒才反应过来脸上还带着伤,早就冰敷过感觉倒没那么明显了。


“闭眼投篮真是酷毙了!不过比我还差一点哈哈…阿泰,你还有在听吗?”


阿泰翻了个白眼,臭屁的家伙


辰鬼那边自顾自说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那边很久没声音了。


在听呢。”惜字如金的回应


辰鬼撇撇嘴,“是困了吧……那么不打扰了。”


“嗯。”从鼻腔里哼出懒洋洋的一声,阿泰刚要放下电话,那边辰鬼又喊了声:“阿泰。”


“嗯?”


“没事。”


 


听着那边小孩挂电话前烦躁的一声“白痴吧”,辰鬼终于控制不住笑开来


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才停止


辰鬼擦擦眼角,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备注


 


乐乐


 


要是能当面这样叫他就好了。这样,亲密的这种称呼


 


 


今天早上队里一起看了XQ的八强赛


那小孩的打法流畅的几乎让自己移不开眼


从上一次交手到现在两个月不到,他又变强了,真可怕


 


后来看到他被对方手肘撞到眼眶的那一下,自己几乎跳起来骂人。以为那小孩火爆的脾气会控制不住打回去,


会吃技术犯规的!


紧张到手心全是汗,可意外的是,阿泰只是捂住眼,被队友扶到场下治疗。


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更意外的是,居然简单的处理之后就回到场上闭眼罚篮


 


两罚全中


 


辰鬼愣住,全场愣住


这孩子该练习了几百万颗球了吧!?球感已经这样的融入身体了


最后这场比赛赢下来时,身边仙阁的队友们热烈的欢呼,仿佛自己赢了球似的那般雀跃


辰鬼长呼了一口气,手心微微的刺痛传来才发觉太过紧张,拳头攥紧到指甲陷到肉里都浑然不觉


兀自笑笑,呀,左斌啊,自己的比赛都没这么紧张过吧


 


眼睛转回屏幕,比赛转播屏幕的一角,那孩子只是在一旁喘着粗气,安静的看着队友们撞肩笑闹庆祝


而辰鬼却看到他一贯清冷的眼神里此刻终于翻涌着这个年纪该有的热忱


微扬的嘴角让辰鬼心悸,想拥抱他的想法越来越抑制不住


 


大概是那时候就喜欢上了吧,那个叫阿泰的怪小孩


 


 


自己磨磨蹭蹭到最后一个离开,拿了录像直奔公寓


几乎是一刻不停的打开来重温


眼神随着那个人急停、跳转、挡拆、投篮


飞身灌篮仿佛背后长出一对翅膀一样


 


美的心惊


 


直到深夜,那种爱慕与炽热到爆表的想念再也抑制不住


没头没脑的拨了电话过去,噼里啪啦的讲了一大堆话,现在冷静下来连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都不清楚


啊……果然,今天是没办法简单入睡了吧……辰鬼拎了听啤酒,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夜晚的风微凉,吹在身上很舒服,他抬头望着夜空


不知道的是,那边被想念的人今天也破天荒的失眠,心思乱的不正常


迷离中,很多记忆的片段汇集到一起后出现在脑海里的身影异常熟悉


 


他是谁呢,他有很好看的一双眼睛……


 


 


“喂,阿泰,醒醒啊?”辰鬼晃着阿泰肩膀,“喊我过来一对一结果自己先睡着?你这小孩是有多会睡啊。”


“?”迷蒙的睁开眼,辰鬼的脸在自己眼前放大。诶?我不是在宿舍吗…怎么会…是做梦了??


 


辰鬼眨眨眼:“你怎么不说话?…不是傻掉了吧…你看这是几?”辰鬼伸出两根手指


“你才傻掉!”阿泰“腾”的站起来,还补了一句“白痴”,恶狠狠的把手中的球摔向地面,没想到球落下的时候自己却被砸了个正着


 


“砰!”


“shit!!”


 


辰鬼笑得直不起腰,阿泰怎么能这么可爱。


所以别人说的那些冷脸冰山面瘫什么的统统都去死可以吗,乐乐明明就宇宙无敌第一可爱……


 


“哎呦!”正想着就被阿泰一个篮球砸了屁股。


嘶……小可爱阿泰的持续时间果然只有五秒……


“白痴!傻笑什么!过来一对一!”还是凶巴巴的语气


 


 


阿泰打完球准备照往常一样去辰鬼家冲澡吃饭然后骑车回家,只是刚刚才发觉以前闲下来的时间都是在放空,而现在一闲下来的时候脑海里几乎只充斥着一个人……辰鬼


甚至练球时,也会不自觉的想,假如站在这里的是辰鬼,他会怎么过人?


过人之后呢?传球?跳投?还是制造missmatch?


 


发觉了这种想法的阿泰这个人周身腾起一种…很粉红的气场……


辰鬼不经意的一瞥,竟是有些看呆了


砖头轻咳一声,有些局促的打趣,


“阿泰,你脸很红欸,发烧啦?”


闭嘴!”


 


 


到家了以后辰鬼要他先去洗澡,自己把汤煮上


阿泰点点头,没说什么


 


被浴室的热气蒸的有些晕,阿泰迷糊的蹭出浴室


想睡觉,可是肚子饿


循着香气走到厨房


辰鬼虽是背着身却也听到了鞋子拖沓的声音,笑着转过身


 


饿啦?饭马上就……”


心跳漏了一拍


靠着门的阿泰微低着头揉眼睛,脸上是被浴室热气熏偷的粉红,头发也没有好好擦干,水珠调皮的流下耳后…脖颈…锁骨……


辰鬼咽了口口水


 


走过去拿起那人搭在肩上的毛巾,动作轻柔的开始擦头发


那人非但没躲开,期间还舒服的哼了几声


 


辰鬼感觉不太好


这个时候还能忍住的就不叫男人了


 


甩掉毛巾,扳正他的脸,身高差使阿泰微微仰头。辰鬼双手用了点力,脸颊的肉肉和嘴唇嘟起来,水灵灵的很好亲的样子


 


辰鬼凑过去,俯在阿泰耳边


“阿泰,我喜欢你……”


“别推开我……”


 


唇齿交缠


 


期间阿泰挣扎着想松开,辰鬼有些丧气,可没想到重新呼吸顺畅的阿泰只是想提醒他瓦斯关一下,哼哼唧唧的说得含混不清


辰鬼理解后完全笑开,在他唇上响亮的“啵”了一口,他家小孩,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晃着


“讨厌吗?”


“嗯?”阿泰不解的侧头


 


“刚才的事,讨厌吗?”辰鬼松开他,与他对视


“唔……”阿泰真的低下头去想了一会,最后郑重地摇头,“不会。”


辰鬼笑


 


“那,喜欢吗?”


 


这次阿泰没说话,伸手拽住辰鬼的衣领,扣着头上去吻了一下


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小下,也让阿泰的脸红的不行


 


辰鬼简直狂喜抬手撩开阿泰面前的碎发,轻柔的吻落在脸……鼻子……眼睛…………


 


 


 


“宝贝儿,宝贝儿,起床啦……”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阿泰挣扎着醒来,入眼的是辰鬼的一张俊脸


辰鬼微笑看着他:“早安,泰。”


“唔……”翻了个身勾过那人脖子,软软的唇贴上来,冰冰凉很好亲


辰鬼凑近加深这个吻


“我刚才做梦了……好长好长……”阿泰喘气的间隙小声嘟囔,“我梦见……唔@#¥……”


“闭嘴。”辰鬼嚣张的笑,“接吻专心点。”


 


 


 


当爱情到来时,别废话了


闭嘴,爱吧!


 


 


——END——

评论

热度(25)

  1. s神木木木黑择明 转载了此文字